• <menu id="gm402"></menu>
  • <code id="gm402"></code>
  • 《全唐詩》第396卷

    作者:小荷作文報 / 公眾號:HRXHZW 發布時間:2018-10-09


    卷396_1 【思歸樂】元稹
    山中思歸樂,盡作思歸鳴。爾是此山鳥,安得失鄉名。
    應緣此山路,自古離人征。陰愁感和氣,俾爾從此生。
    我雖失鄉去,我無失鄉情。慘舒在方寸,寵辱將何驚。
    浮生居大塊,尋丈可寄形。身安即形樂,豈獨樂咸京。
    命者道之本,死者天之平。安問遠與近,何言殤與彭。
    君看趙工部,八十支體輕。交州二十載,一到長安城。
    長安不須臾,復作交州行。交州又累歲,移鎮廣與荊。
    歸朝新天子,濟濟為上卿。肌膚無瘴色,飲食康且寧。
    長安一晝夜,死者如隕星。喪車四門出,何關炎瘴縈。
    況我三十二,百年未半程。江陵道涂近,楚俗云水清。
    遐想玉泉寺,久聞峴山亭。此去盡綿歷,豈無心賞并。
    紅餐日充腹,碧澗朝析酲。開門待賓客,寄書安弟兄。
    閑窮四聲韻,悶閱九部經。身外皆委順,眼前隨所營。
    此意久已定,誰能求茍榮。所以官甚小,不畏權勢傾。
    傾心豈不易,巧詐神之刑。萬物有本性,況復人性靈。
    金埋無土色,玉墜無瓦聲。劍折有寸利,鏡破有片明。
    我可俘為囚,我可刃為兵。我心終不死,金石貫以誠。
    此誠患不至,誠至道亦亨。微哉滿山鳥,叫噪何足聽。
    卷396_2 【春鳩】元稹
    春鳩與百舌,音響詎同年。如何一時語,俱得春風憐。
    猶知化工意,當春不生蟬。免教爭叫噪,沸渭桃花前。
    卷396_3 【春蟬】元稹
    我自東歸日,厭苦春鳩聲。作詩憐化工,不遣春蟬生。
    及來商山道,山深氣不平。春秋兩相似,蟲豸百種鳴。
    風松不成韻,蜩螗沸如羹。豈無朝陽鳳,羞與微物爭。
    安得天上雨,奔渾河海傾。蕩滌反時氣,然后好晴明。
    卷396_4 【兔絲】元稹
    人生莫依倚,依倚事不成。君看兔絲蔓,依倚榛與荊。
    荊榛易蒙密,百鳥撩亂鳴。下有狐兔穴,奔走亦縱橫。
    樵童斫將去,柔蔓與之并。翳薈生可恥,束縛死無名。
    桂樹月中出,珊瑚石上生。俊鶻度海食,應龍升天行。
    靈物本特達,不復相纏縈。纏縈竟何者,荊棘與飛莖。
    卷396_5 【古社】元稹
    古社基址在,人散社不神。惟有空心樹,妖狐藏魅人。
    狐惑意顛倒,臊腥不復聞。丘墳變城郭,花草仍荊榛。
    良田千萬頃,占作天荒田。主人議芟斫,怪見不敢前。
    那言空山燒,夜隨風馬奔。飛聲鼓鼙震,高焰旗幟翻。
    逡巡荊棘盡,狐兔無子孫。狐死魅人滅,煙消壇墠存。
    繞壇舊田地,給授有等倫。農收村落盛,社樹新團圓。
    社公千萬歲,永保村中民。
    卷396_6 【松樹】元稹
    華山高幢幢,上有高高松。株株遙各各,葉葉相重重。
    槐樹夾道植,枝葉俱冥蒙。既無貞直干,復有罥掛蟲。
    何不種松樹,使之搖清風。秦時已曾種,憔悴種不供。
    可憐孤松意,不與槐樹同。閑在高山頂,樛盤虬與龍。
    屈為大廈棟,庇蔭侯與公。不肯作行伍,俱在塵土中。
    卷396_7 【芳樹】元稹
    芳樹已寥落,孤英尤可嘉。可憐團團葉,蓋覆深深花。
    游蜂競鉆刺,斗雀亦紛拏。天生細碎物,不愛好光華。
    非無殲殄法,念爾有生涯。春雷一聲發,驚燕亦驚蛇。
    清池養神蔡,已復長蝦蟆。雨露貴平施,吾其春草芽。
    卷396_8 【桐花】元稹
    朧月上山館,紫桐垂好陰。可惜暗澹色,無人知此心。
    舜沒蒼梧野,鳳歸丹穴岑。遺落在人世,光華那復深。
    年年怨春意,不競桃杏林。唯占清明后,牡丹還復侵。
    況此空館閉,云誰恣幽尋。徒煩鳥噪集,不語山嶔岑。
    滿院青苔地,一樹蓮花簪。自開還自落,暗芳終暗沈。
    爾生不得所,我愿裁為琴。安置君王側,調和元首音。
    安問宮徵角,先辨雅鄭淫。宮弦春以君,君若春日臨。
    商弦廉以臣,臣作旱天霖。人安角聲暢,人困斗不任。
    羽以類萬物,祆物神不歆。徵以節百事,奉事罔不欽。
    五者茍不亂,天命乃可忱。君若問孝理,彈作梁山吟。
    君若事宗廟,拊以和球琳。君若不好諫,愿獻觸疏箴。
    君若不罷獵,請聽荒于禽。君若侈臺殿,雍門可沾襟。
    君若傲賢雋,鹿鳴有食芩。君聞祈招什,車馬勿駸駸。
    君若欲敗度,中有式如金。君聞薰風操,志氣在愔愔。
    中有阜財語,勿受來獻賝。北里當絕聽,禍莫大于淫。
    南風茍不競,無往遺之擒。奸聲不入耳,巧言寧孔壬。
    梟音亦云革,安得沴與祲。天子既穆穆,群材亦森森。
    劍士還農野,絲人歸織纴。丹鳳巢阿閣,文魚游碧潯。
    和氣浹寰海,易若溉蹄涔。改張乃可鼓,此語無古今。
    非琴獨能爾,事有諭因針。感爾桐花意,閑怨杳難禁。
    待我持斤斧,置君為大琛。
    卷396_9 【雉媒】元稹
    雙雉在野時,可憐同嗜欲。毛衣前后成,一種文章足。
    一雉獨先飛,沖開芳草綠。網羅幽草中,暗被潛羈束。
    剪刀摧六翮,絲線縫雙目。啖養能幾時,依然已馴熟。
    都無舊性靈,返與他心腹。置在芳草中,翻令誘同族。
    前時相失者,思君意彌篤。朝朝舊處飛,往往巢邊哭。
    今朝樹上啼,哀音斷還續。遠見爾文章,知君草中伏。
    和鳴忽相召,鼓翅遙相矚。畏我未肯來,又啄翳前粟。
    斂翮遠投君,飛馳勢奔蹙。罥掛在君前,向君聲促促。
    信君決無疑,不道君相覆。自恨飛太高,疏羅偶然觸。
    看看架上鷹,擬食無罪肉。君意定何如,依舊雕籠宿。
    卷396_10 【箭鏃】元稹
    箭鏃本求利,淬礪良甚難。礪將何所用,礪以射兇殘。
    不礪射不入,不射人不安。為盜即當射,寧問私與官。
    夜射官中盜,中之血闌干。帶箭君前訴,君王悄不歡。
    頃曾為盜者,百箭中心攢。競將兒女淚,滴瀝助辛酸。
    君王責良帥,此禍誰為端。帥言發硎罪,不使刃稍刓。
    君王不忍殺,逐之如迸丸。仍令后來箭,盡可頭團團。
    發硎去雖遠,礪鏃心不闌。會射蛟螭盡,舟行無惡瀾。
    卷396_11 【賽神】元稹
    村落事妖神,林木大如村。事來三十載,巫覡傳子孫。
    村中四時祭,殺盡雞與豚。主人不堪命,積燎曾欲燔。
    旋風天地轉,急雨江河翻。采薪持斧者,棄斧縱橫奔。
    山深多掩映,僅免鯨鯢吞。主人集鄰里,各各持酒樽。
    廟中再三拜,愿得禾稼存。去年大巫死,小覡又妖言。
    邑中神明宰,有意效西門。焚除計未決,伺者迭乘軒。
    廟深荊棘厚,但見狐兔蹲。巫言小神變,可驗牛馬蕃。
    邑吏齊進說,幸勿禍鄉原。逾年計不定,縣聽良亦煩。
    涉夏祭時至,因令修四垣。憂虞神憤恨,玉帛意彌敦。
    我來神廟下,簫鼓正喧喧。因言遣妖術,滅絕由本根。
    主人中罷舞,許我重疊論。蜉蝣生濕處,鴟鸮集黃昏。
    主人邪心起,氣焰日夜繁。狐貍得蹊徑,潛穴主人園。
    腥臊襲左右,然后托丘樊。歲深樹成就,曲直可輪轅。
    幽妖盡依倚,萬怪之所屯。主人一心好,四面無籬藩。
    命樵執斤斧,怪木寧遽髡。主人且傾聽,再為諭清渾。
    阿膠在末派,罔象游上源。靈藥逡巡盡,黑波朝夕噴。
    神龍厭流濁,先伐鼉與黿。黿鼉在龍穴,妖氣常郁溫。
    主人惡淫祀,先去邪與惛。惛邪中人意,蠱禍蝕精魂。
    德勝妖不作,勢強威亦尊。計窮然后賽,后賽復何恩。
    卷396_12 【大觜烏】元稹
    陽烏有二類,嘴白者名慈。求食哺慈母,因以此名之。
    飲啄頗廉儉,音響亦柔雌。百巢同一樹,棲宿不復疑。
    得食先反哺,一身常苦羸。緣知五常性,翻被眾禽欺。
    其一觜大者,攫搏性貪癡。有力強如鶻,有爪利如錐。
    音聲甚eT嗗,潛通妖怪詞。受日馀光庇,終天無死期。
    翱翔富人屋,棲息屋前枝。巫言此烏至,財產日豐宜。
    主人一心惑,誘引不知疲。轉見烏來集,自言家轉孳。
    白鶴門外養,花鷹架上維。專聽烏喜怒,信受若神龜。
    舉家同此意,彈射不復施。往往清池側,卻令鹓鷺隨。
    群烏飽粱肉,毛羽色澤滋。遠近恣所往,貪殘無不為。
    巢禽攫雛卵,廄馬啄瘡痍。滲瀝脂膏盡,鳳凰那得知。
    主人一朝病,爭向屋檐窺。呦鷕呼群鵩,翩翻集怪鴟。
    主人偏養者,嘯聚最奔馳。夜半仍驚噪,鵂鶹逐老貍。
    主人病心怯,燈火夜深移。左右雖無語,奄然皆淚垂。
    平明天出日,陰魅走參差。烏來屋檐上,又惑主人兒。
    兒即富家業,玩好方愛奇。占募能言鳥,置者許高貲。
    隴樹巢鸚鵡,言語好光儀。美人傾心獻,雕籠身自持。
    求者臨軒坐,置在白玉墀。先問鳥中苦,便言烏若斯。
    眾烏齊搏鑠,翠羽幾離披。遠擲千馀里,美人情亦衰。
    舉家懲此患,事烏逾昔時。向言池上鷺,啄肉寢其皮。
    夜漏天終曉,陰云風定吹。況爾烏何者,數極不知危。
    會結彌天網,盡取一無遺。常令阿閣上,宛宛宿長離。
    卷396_13 【分水嶺】元稹
    崔嵬分水嶺,高下與云平。上有分流水,東西隨勢傾。
    朝同一源出,暮隔千里情。風雨各自異,波瀾相背驚。
    勢高競奔注,勢曲已回縈。偶值當途石,蹙縮又縱橫。
    有時遭孔穴,變作嗚咽聲。褊淺無所用,奔波奚所營。
    團團井中水,不復東西征。上應美人意,中涵孤月明。
    旋風四面起,并深波不生。堅冰一時合,井深凍不成。
    終年汲引絕,不耗復不盈。五月金石鑠,既寒亦既清。
    易時不易性,改邑不改名。定如拱北極,瑩若燒玉英。
    君門客如水,日夜隨勢行。君看守心者,井水為君盟。
    卷396_14 【四皓廟】元稹
    巢由昔避世,堯舜不得臣。伊呂雖急病,湯武乃可君。
    四賢胡為者,千載名氛氳。顯晦有遺跡,前后疑不倫。
    秦政虐天下,黷武窮生民。諸侯戰必死,壯士眉亦顰。
    張良韓孺子,椎碎屬車輪。遂令英雄意,日夜思報秦。
    先生相將去,不復嬰世塵。云卷在孤岫,龍潛為小鱗。
    秦王轉無道,諫者鼎鑊親。茅焦脫衣諫,先生無一言。
    趙高殺二世,先生如不聞。劉項取天下,先生游白云。
    海內八年戰,先生全一身。漢業日已定,先生名亦振。
    不得為濟世,宜哉為隱淪。如何一朝起,屈作儲貳賓。
    安存孝惠帝,摧悴戚夫人。舍大以謀細,虬盤而蠖伸。
    惠帝竟不嗣,呂氏禍有因。雖懷安劉志,未若周與陳。
    皆落子房術,先生道何屯。出處貴明白,故吾今有云。
     

    關注小荷作文報微信公眾號,獲取更多精彩內容


    其他欄目
    一尾中特期期准
  • <menu id="gm402"></menu>
  • <code id="gm402"></code>
  • <menu id="gm402"></menu>
  • <code id="gm402"></cod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