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menu id="gm402"></menu>
  • <code id="gm402"></code>
  • 丈夫出外考察项目人间蒸发

    作者:学会把握幸福 / 公众号:Busybees_xq 发布时间:2019-05-31

    如果接不上,请看往期连载!
    暑期到了,克平家里越来越热闹了。先是张民二姐?#19994;?#23401;子来了,然后是大姐?#19994;?#20004;个孩子,然后是三姐的孩子。吃饭时,一大家子人,一桌子都坐不下,许是都是亲人,大家毫不见外,或坐或站,吃饭夹菜,言语晏晏,弄得克平倒像个外人,除了怀里的孩子让克平真切感受到自己是这个家庭的一份子,其他,克平只觉得陌生。?#20999;?#35828;话的语音、语调、做事的方式、吃饭的习惯、待人?#28216;?#30340;风俗,都是克平陌生的。克平从来没有想到过,张民居然这么有家庭凝聚力。
    克平的生活更加简单,起床吃饭、上班、下班回家吃饭、带孩子睡觉。她融不进这个大家庭,这个大家庭似乎也没准备让她融进去,裹挟着她一天天的往前走。
    柳根回家越来越晚,柳絮想:“总该问问吧?有什么困难不是应该一起承担吗?”
    早晨,看着婆婆喂完了儿子碗里的粥,?#30452;?#30528;儿子去洗手间洗?#24120;?#26611;絮想要刨根问底的念头第?#35805;?#27425;冒了出来“就现在了!”
    毕竟,孩子现在1岁多,和柳根认识也就1年半,两个人虽然说是夫妻,做过最亲密的事情,但是,俩人的心却像隔着一座喜马拉雅山,不但亲近不起来,还随时担心跌下山崖粉身碎骨。
    柳絮艰难的咽下最后一口粥,抬头看着柳根:“你昨晚上回来的很晚,我记得我睡觉时看了一下表,都12点了,你还没有到家,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?”
    柳根呼噜一口粥:“没事,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大姐,她家孩?#30001;?#30149;了,我陪她送孩子去医院了。”
    “陪孩?#30001;?#21307;院,也是工作内容之一吗?”柳絮不愿但还是有些吃味的问了出来,儿子从出生到现在,去医院都是婆婆陪着去的。
    许是没想到一向好说话的柳絮会这么不留情面的怼自己,柳根楞了一下:”你没事吧,小题大做,这有什么大不了的,不就陪着送孩子去医院吗?我一个外来打工仔,没钱没权,也没地位,遇到人家用得着时不帮忙,以后人家凭什么帮我?”柳根满不在乎的回答。
    “你自己有家有口,做业务咱堂堂正正的做就好了,需要耍这些手段吗?恐怕是你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?”柳絮急道。
    “我不就是陪着送送孩子去医院吗?柳絮,你太无理取闹了,日子你想好好过,就过,不想过,随时散伙,别弄得我好像委屈了你。”柳根站起身来。
    “每天回来都那么晚,是每天都需要陪送孩?#30001;?#21307;院吗?别说的自己像个活雷锋,想离婚吗?好,那你把之前?#28216;?#36825;里借用的钱还给我,我也不碍你事。”柳絮气的嘴都开始哆嗦。
    柳根推门出去:“不就是点钱吗?我懒得理你,我想办法还给你,搞得跟多大事似的。”
    眼泪像开闸似的,哗哗的流下来,不想?#36824;?#23110;看到,她回到?#32771;洌?#25410;着被子,哭了十多分钟,擦干泪,洗把?#24120;?#19981;管离不离婚?儿子才那么丁点大,生活还得继续,不然呢?
    被夜里客厅里此起彼伏的呼噜扰?#30446;?#24179;顶着熊猫眼来到公司,看到眼睛红红、一脸菜色的柳絮,惊道:“柳根那王?#35828;?#27450;负你了?我家天天搞山东茶话会,你家拢共三个人,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?”
    柳絮眼泪立刻氤氲在眼眶:“柳根天天追着那个什么大姐谈什么业务,天天回家老晚,昨晚还陪着人家送孩子去医院,回到家都两点了,我就想问问,劝他堂堂正正的做业务,人家居然跟我提出不想过就散伙,证明人家根本就不在乎这?#20301;?#23035;,你说?#19994;?#21021;是怎么了?多年积蓄,我都拿给他做事情了,本想着夫妻同心,日子总会越过越好的,但是,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,我觉得这个柳根就是想吃软饭,一旦?#19994;?#26356;好吃的,我估计很快就会被扫地出门。。。”
    克平吃惊的张大了嘴:“不会吧,柳根看起来很本分的一个人啊,就是?#24895;?#27963;络些,做业务的人不都这样吗?再说了,或许人家就真的是?#30475;?#24110;忙呢?你想想,一个失婚的妇女带孩子有多不容易,孩子一生病需要人帮个忙很正常的啊,别乱想了,本来人家没什么事情,你这疑神疑鬼给搞出点什么事情来。?#19968;?#22836;跟张民说说,让他好好提醒提醒柳根,别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,非要走偏门,弄个前娘后母的,真的好吗?”
    吃过晚饭,张民的那一大家子人照例聚在客厅东?#19994;南备尽?#35199;?#19994;?#22899;婿的聊着家常,克平听不太懂,也插不进话,只好抱着孩子回到?#32771;洹?#21700;睡了孩子,想着白天柳絮红红的眼睛,只盼着张民早些回?#32771;洌?#22909;好问问最近柳根的事情。左盼右盼都快睡着了,张民和自己那一大家子人口沫横飞的聊了将近两个小时,才意犹未尽的回?#32771;洌?#33073;下衣服,倒头准备睡觉。克平心里有股邪火蹭蹭蹭的往上窜:“张民,你一大家子人在这里胜利大会师了,感情我在这个家里就是一个多余的人?#21069;桑?#36825;见天的跟你家人聚在一起叽里咕噜的说个没完没了,回到?#32771;?#23601;睡觉,我就是一个物件,不需要交流,不需要沟通?#21069;桑俊?br>张民呼的拉过被子盖在身上:“别没事找事,?#25215;?#20102;孩子,懒得理你!”
    克平只觉得委屈,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委屈,像团棉花堵在嗓子眼里,上不去,也下不来,直憋得眼泪?#32773;者?#30340;往下掉,像一串串珠子,连绵不绝,就这样无声?#30446;?#30528;,哭着,居然听到了张民的呼噜声,和客厅里?#21069;?#23376;呼噜声交相呼应,此起彼伏。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袭上心头。
    不管心里有什么疙瘩,日子还是像水一样往前流淌。表面上看起来平静无波,但是,暗里却早已风起云涌。
    周末,克平起的晚,给孩子吃好饭,穿好衣服,准备抱着儿子在小区转转。
    家里的亲戚们早就出去了,具体忙些什么,克平也不知道。开门出去时,公婆睡觉的屋门忽的打开了,公公笑呵呵的说:”小平啊,你给拿点生活费吧,没钱买菜了啊。”
    克平一愣,生活费张民平常怎么给的,她还真不知道。?#28909;还?#20844;开口要,不给似乎也不太妥当,她拿出自己的钱包,抽了三张红票子递给了公公。公公眼睛亮亮的,”谢谢小平儿啊”。
    晚上吃饭时,张民让人带话过来,去深圳考察项目了,近期都不回家。克平想要问张民生活费的事情只得作罢,心想着,早晚?#27809;?#26469;,到时再问也不迟。
    张民项目考察的时间也真够久的,一转眼过去了半个月还没有回?#19994;?#36857;象。
    克平拎着包准备出门坐公?#25285;?#26368;近,公司没什么事情,说来也奇怪,似乎一下子所有人都有了稳定的工作,不再有人需要职业介绍所了,之前还?#24184;?#21153;员经常提货去推销产品,但由于张民和柳根最近忙于别的事情,直销产品也没有人再订货,每天,克平和柳絮都闲的发慌。
    拉开门,刚要迈腿,公公的房门又开了:“平儿啊,昨天查水表的来了,这水电费都该交了,你给拿点钱吧。”
    张民没有给你们留这些钱吗?
    张民没给我留钱,留了我就不问你要了,以前都是张民想起来就给点,没有了我就冲他要,有时,他没有,我还朝你的姐夫、妹夫们要过呢。
    克平长长的吸了一口气,“要多少?”
    “怎么也得500元吧,还得买菜。”
    是啰,家里人多,每天的米面菜油水电那样都需要钱啊。克平给了500给公公,心里对自己充满了埋怨,裸婚就罢了,生孩子全部要娘家张罗是不得已,谁让是自己上赶着要嫁要生呢。
    以前自己一边上班一边自考,有点余钱也寄给家里了,去张民公司上班快两年,近半年才开始每月一千元的基?#31455;?#36164;,这么花下去不很快就到底了吗?这说走就走,一大家子人连个?#25165;?#21644;交代都没有,确实也显得太不负责任了。心里盼着张民快点回来,好好问问,这以后家里到底该怎么?#25165;牛?br>又过了十?#21050;歟?#24352;民还是没有回家,也没往公司打过电话,人间蒸发似的音讯全无,克平?#28909;?#22914;年,可每天回到家,?#21069;?#23376;亲戚们还是照样该吃吃,该喝喝,从来没有人问过克平,张民什么时候回来?
    晚餐时,克平味同嚼蜡的吃着饭,心里想着这个张民,到底干什么了去了?张民的三姐夫说话了:“小平,按理说我不该问你,可是,这我也没办法,眼看孩子就开学了,得给孩子交学费不是,前些日子,张民说是缺钱,?#28216;?#25163;上借了1000元,我这是给孩子攒的学费啊,这他也不回来,我着急啊,你看,能不能先给还上,我明天送孩子回老家,准备开学了。。。”
    克平心突突的跳的很急,她稳了稳心神:”三姐夫,张民出去办事走的急,我也不知道这个事,孩子读书是个大事,肯定不能耽误,现在我这也没有这么些钱,你看,我先给你拿上500,回去把孩子先?#25165;?#22909;,这两天,张民应该就回来了,你放心,借的钱短不了你。。”
    克平躺在床上,屋子里黑乎乎的,肉色的窗帘透出了一点微光打在斑驳的白墙上,影?#25353;?#32496;如同鬼影,仿佛梦境?#35805;悖?#20811;平慌得伸出手,触触身边熟睡儿子的小?#24120;?#28201;温的,滑腻腻的,提醒着克平身处的现实。
    往期连载
    01岁月静好?#30446;?#24179;
    02上了一个月的班,却没有领到工资
    03贫穷的原罪是什么?
    04一大堆人看热闹,我费劲?#26041;?#21435;,然后羞愤的退了出来
    05?#19968;吃?#20102;,你陪我去做掉吧!
    06出昏招,?#21507;?#22238;家逼父同意结婚
    07父母永远是站在孩子背后的一座大山
    08 公公想要和亲家母一起照顾孩子

    关注学会把握幸福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


    其他栏目
    一尾中特期期准
  • <menu id="gm402"></menu>
  • <code id="gm402"></code>
  • <menu id="gm402"></menu>
  • <code id="gm402"></code>
  •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结 彩票开奖结果查询公告1 nba篮彩购买技巧 广东彩票中心地址 足球小子 刘伯温心水论坛大全 广东时时彩可以买嘛 贵州快3开奖号码今天 综合分布图双色球基本走势图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p3开机号3d试机号千禧 上海快3走势图100期 提前验证一码中特 四川快乐12电视走势 娱乐场所厚白方巾